热线电话136-6269-0119
当前位置:广州恒泰私家侦探公司 > 取证中心 > 行业动态 >
产品分类
联系我们
电话:
136-6269-0119
Q Q:
136-6269-0119
邮箱:
136-6269-0119
地址:
广州越秀区东风西路191号
 
行业动态
至于吗?一个大男生吓成这样。

时间:2022/06/26    点击量:

     广州私家侦探哪家好至于吗?一个大男生吓成这样。然后跟着我一起来看今天的故事:01我从上海回湖北十堰是2015年。朋友里,我只告诉了韩月怡。我们从初中起就是闺蜜,她来火车站接我。那天,她的车子送去维修了,正好杨宝成有空,就一起来接我了。杨宝成是韩月怡哥哥的同学,性格笨笨的,有点轴。见到他,我心里有小小的尴尬。因为许多年前,他喜欢过我,还和我男朋友打过架。那时的我不会想到,我的归来,故事有了新的开始。



02十堰是武当山下的山城。我们课间操都是打太极的。而且这里还是“二汽”的发源地,国庆大阅兵上的猛士战车,就出自我们十堰。我爷爷在七十年代的时候,从长春带着一家人过来援建。后来我爸也成了二汽的工人,在那遇见了我妈。每次路过张湾的二汽工人俱乐部,我爸就得吹一下,你爷爷当年参加过建设。韩月怡是我小学同学,我们关系特别好。我爸妈特别能吵架,吵狠了会动手。我害怕了,就会跑到韩月怡家,和她挤一张床。我俩都是92年的,生日只差三天。她爸在矿上工作,常年不回来。她妈不上班,把我当半个女儿。因为我学习好。韩月怡的哥哥叫韩阳,比她大两岁,长得像谢霆锋,从小就酷酷的,不理人。悄悄说,他是我的第一个梦中情人。小时候偷看言情小说,脑子里想象的男主,都是他。韩月怡喜欢缠着韩阳,我正好跟在她屁股后面。韩阳烦我们烦得要死,可他也没有办法。因为韩月怡有个法宝,但凡韩阳干什么不带她,她就喊,妈……你看我哥呀。

03以前,韩月怡家没我家条件好。可是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,她爸承包了矿场,一下就有钱了。初中的时候,他家买了大房,开上了大奔。韩月怡有了一个20平米的卧室,把我羡慕死。她专门挑了一张双人床,为了能和我宽敞的挤在一张床上。那时候,韩阳已经上高中了,真的帅到飞起。就是可惜个子只有1米72。上了高中,家里有钱,他开始玩乐队了。周末练习的时候,我和韩月怡跑去看。乐队里的键盘啊,贝斯啊,都是很活泼的男生,只有鼓手,像根木头。很少说话,只打鼓。他就是杨宝成了。别人都是玩票瞎搞搞,就他,打得那叫个认真。错一拍都要喊停。有时能把韩阳逼疯掉,帅哥包袱都不要了,对着杨宝成狂吼。

04杨宝成他爸开了个洗化的小作坊,母亲是初中老师。对,还是我和韩月怡的班主任。杨宝成的小作坊生产洗洁精,洗发水什么的。他家厂房的院子里,有个小库房空着。平时乐队就在那里练习。那时候我喜欢韩阳嘛。就觉得杨宝成好烦,事那么多。小团队里,总有一个常被捉弄,杨宝成自然成了我们恶搞的对象。一般都是无伤大雅的小玩笑。只有一次,晚上了,厂里也没有人。我们几个去上厕所,只有杨宝成留在库房里敲他的鼓。回来的时候,我们就把门给锁了。然后把电闸拉了。那个库房只有一个高高的窗户,熄了灯,里面几乎没有光。然后,我们就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,杨宝成冲到门口,又叫又拍门。开始我们都哈哈笑。可后来,我听着有点不对了。因为杨宝成叫得太凄厉了点。我让韩阳把灯打开吧,别真出事了。韩阳说了句,没劲。然后就去推闸去了。结果不知道他怎么搞的,砰的一声,短路了。整个厂子都黑了。杨宝成像杀猪一样在里面狂喊,怎么了!出什么事了!快放我出去!然后,我们发现钥匙找不到了。

05那天真是乱透了。修电的修电,找钥匙的找钥匙,尖叫的尖叫。我有点害怕杨宝成真出事,看见墙边立着个梯子。就搭在高窗下面,爬了进去。窗子里面堆着几个箱子,我顺着跳下去。杨宝成颤声问,谁?我应了一声,他便摸索的走过来,紧紧地拉住我的胳膊。大概等了十来分钟吧,外面才找到钥匙,把我们放出来。月光下,我看见杨宝成满脸泪痕。韩月怡说,至于吗?一个大男生吓成这样。杨宝成说,谁和你说男生不能怕黑了。那一年,他15,我13。多年之后,他回想起这一天,依然觉得我是天降仙女搭救了他。

06后来,杨宝成告诉我们,5岁的时候,他跟着他爸去农村看亲戚,被他马大哈的爸忘在了菜窖里,锁了半天,吓出心病来。他特别怕黑,晚上睡觉,必须留灯。韩月怡私下里和韩阳开玩笑说,怪不得这么傻,看来是小时候吓的。可是,我却悄悄和他共情了。因为小时候留下的心理阴影,真的会让人记一辈子。比如到现在,我听到别人大声说话都会害怕,就是童年爸妈吵架留下的恐惧感。所以从那时起,我不那么烦杨宝成了,反倒有些同情他。2008年,韩阳和杨宝成都考去襄阳的一所二本。杨宝成走之前,一个人来学校找我。那时我和韩月怡也不在一个学校,因为我进了重点高中。杨宝成带了好大一袋零食。他说,我要走了。我说,那不是应该我买给你吗?他脸红红的,半天说不出话。如今想起来,他应该是喜欢我了。但那时候,脑子里没有这根弦。
广州私家侦探哪家好毕竟,他是韩月怡哥哥的朋友,只当他是走之前,来报答我翻窗陪伴之恩。最后,他只说了一句,你好好学习,你很厉害的。我尴尬地笑了笑,说,我知道。